焦點評論 > 正文
從“技術應用”到“數字重構”:數字科技要全面助力增長
2020/8/25 10:06:00   新華社      關鍵字:數字科技 大數據 人工智能      瀏覽量:
結合近段時間以來,多家企業陸續更名為“數科”的現象,有必要來探討衡量數字科技價值最重要的標桿——給產業鏈協同企業帶來增長,才可以說是真正沉浸到產業場景去實現價值共建。近日,京東在2020年第二季度及上半年財報中發布了一系列亮眼業績,在疫情廣受影響的上半年和合伙伙伴共同實現難能可貴的增長,也引發行業關注;探究之下,京東背后的數字科技力量,事實上也為這份增長扮演著重要角色。
  當今世界,以互聯網、云計算、大數據、人工智能、5G、區塊鏈、AR/VR等為代表的新一代數字科技迅猛發展,加速構建和完善新型基礎設施。以數據為關鍵生產要素,數字技術與社會深度融合,已經從效率提升的輔助角色,演變為創新發展的主要驅動力、實現高質量增長的“內燃機”。
  結合近段時間以來,多家企業陸續更名為“數科”的現象,有必要來探討衡量數字科技價值最重要的標桿——給產業鏈協同企業帶來增長,才可以說是真正沉浸到產業場景去實現價值共建。近日,京東在2020年第二季度及上半年財報中發布了一系列亮眼業績,在疫情廣受影響的上半年和合伙伙伴共同實現難能可貴的增長,也引發行業關注;探究之下,京東背后的數字科技力量,事實上也為這份增長扮演著重要角色。
  數字科技驅動變革
  當下,數字科技已經成為集聚創新要素最多、應用最廣泛、輻射帶動作用最大的技術創新領域,全球正在加速從“網聯”向“物聯”“數聯”“智聯”不斷躍遷,升級換代、架構演進、深度融合是當前數字科技的主要特征。
  典型地,數字科技的驅動效應可以歸納為以下5個“+”和5個“驅動”。
  一是“互聯網+”的“流量驅動”效應。利用互聯網和物聯網技術可以更好地連接社會萬物,利用互聯網構建開放的平臺、開放的數據、開放的應用、開放的系統,實現人人互聯、機器互聯、城市部件互聯、內容互聯,從而更好地匯聚社會流量,以數據流引領人群流、資金流、貨物流、交易流,利用互聯網共享驅動社會中各環節、各要素互聯互通,使得服務便捷化、資源均等化,促進各類互聯網服務的模式創新。
  二是“大數據+”的“數據驅動”效應。數據已經成為當今時代與土地、勞動力、資本、管理等傳統要素同等重要的生產資料和生產要素,利用大數據可以推進構建社會數字資產,以資源化、資產化、資本化的思路,構建數據模型,建立可以快速使用的數據資產體系,同時構建數字化模式,用數據科學的視角,分析數據,發現數據的商業價值,最終實現數據驅動業務,數據指導決策,使得數據成為一種新的產品,成為業務流程的依據,重構商業模型,推動產業發展從資本密集、人力密集轉向數據驅動轉變。
  三是“人工智能+”的“算法驅動”效應。人工智能技術及其應用可以整合社會的各種系統和服務,提升資源利用的效率、優化社會管理和服務,人臉識別、語音識別與合成、機器人、無人機等人工智能技術和應用正在改變人們的生產、生活方式。人工智能技術可以面向新的應用場景,將人工智能技術與行業知識融合后,通過人工智能算法,實現各領域應用的機理模型、知識模型、物理模型等和數據模型融合,實現跨界創新和智能服務。
  四是“5G+”的“效率驅動”效應。5G技術具有大帶寬、低時延、廣連接、高可靠等特點,不僅加快了網絡速度,也將終端全部納入網絡,實現“萬物皆可聯”的狀態,將對傳統應用帶來深刻的效率變革。一是有大流量移動帶寬需求行業,以移動監控、高清視頻、AR/VR應用為代表,主要集中在生活消費類領域;二是對高可靠低時延敏感行業,以無人駕駛、工業自動化、機器人、遠程手術等應用為代表,主要集中在工業應用領域;三是有大量物聯設備接入需求行業,以智能電網、車聯網、智慧城市等為代表,其特點是通過大量物聯感知設備接入,實現數字化改造和智能化升級。
  五是“區塊鏈+”的“可信驅動”效應。區塊鏈通過新的信任機制改變了數據和信息的連接方式,帶來生產關系的改變,為不同參與主體間、不同行業的可信數據交互提供了有效的技術手段,優化了傳統應用和產業的結構。發揮區塊鏈在促進數據共享、優化業務流程、降低運營成本、提升協同效率、建設可信體系等方面的作用,可以推進數字經濟模式創新,為實現各行業供需有效對接提供服務,加快新舊動能接續轉換、推動經濟高質量發展。推動區塊鏈底層技術服務和新型智慧城市建設相結合,推動區塊鏈在信息基礎設施、智慧交通、能源電力等領域的推廣應用,提升城市管理的智能化、精準化水平。
  以數字科技實現增長才是核心
  數字科技的發展為數字經濟提供了強勁動力,加速了數字產業化和產業數字化的轉型進程。與傳統的信息化相比,數字化轉型本質上是對政府、企業、產業和應用進行更深層次的重塑與再造,任務更巨,難度更大,挑戰更高。推進數字化轉型,本質上需要實現三個轉變:一是從“技術應用”向“數字重構”轉變。傳統信息化是對既定的生產方式、業務流程、管理架構進行替代應用和“優化”;而數字化轉型則是利用數字對傳統業務、管理、商業和服務模式進行“重構”“重塑”“再造”。二是從“提升效率”向“提升價值”轉變。傳統信息化解決的是傳統管理的效率不足,而數字化轉型則利用數據發現價值、提升認知能力、拓展對產業變革的洞見能力。三是從“系統思維”向“數字思維”轉變。傳統信息化是專注于現有體系、制度和流程的建設與應用,數字化轉型則聚焦于服務模式和平臺運營。
  從企業層面來看,近期也有小米、360金融等一批公司更名為“數科”,試圖將目光轉向數字科技這條更為寬廣的道路。事實上,早在2018年,京東數科就是第一家選擇定位“數字科技”的企業,其服務范圍從金融機構擴大到能源、交通、廣告、城市等產業數字化的多方面。近日,京東發布了2020年第二季度及上半年財報,各項業績都實現了高速增長。京東多年沉淀的技術能力,為持續增長奠定了基礎,更是在這波產業數字化浪潮中凸顯出巨大價值。而在這背后,京東的高速增長來自于其商業合作伙伴、中小商家的共同增長,其中有一個重要能量,就是京東旗下早在幾年前就將視野投向產業數字化的公司——京東數科。
  2020年,京東數科宣布“首席增長官”計劃,作為數字化解決方案提供商,將數字科技融入到合作伙伴的生產經營、市場推廣及業務增長的全過程。幫助“增長”,這可以說是數字科技公司對于疫情之下企業發展的一個深度觀察和對自身價值的定位。比如在智能城市領域,京東數科率先推出“智能城市操作系統”,目前已在雄安新區和江蘇南通等城市落地,能夠打通多個部門的數據,為城市搭建起智能管理的數字底座。在金融科技領域,助力中國農業銀行智能資產托管;與華夏基金攜手打造智能資管平臺等。
  數字科技更名熱潮背后顯示的是中國企業對于數字化認知的進步,彰顯了數字科技對新時代經濟社會高質量發展的重要驅動和引領作用。而如何通過產業數字化,助力傳統產業生長出新的增長動力,比“更名”的表面動作要重要得多,也是真正切入本質的關鍵核心。
 。▎沃緩V 作者為國家信息中心信息化和產業發展部主任、國家大數據發展專家咨詢委員會秘書長)

微信掃描二維碼,關注中國安防行業網

能下分的捕鱼